■  首页  >  《当代大家魏启后》刘正成先生采访实录(下)
内容简介

书法在线 侯勇根据录音整理 7月30日下午,山东电视台记者马成、 王千巽以及魏启后先生展览馆李德生馆长 一行来到此次活动拍摄的第一站北京刘正成寓所采访拍摄,刘正成先 生非常愉快地接受了采访。 采访期间,刘正成从书法史和当代书法 的发展现状等角度,深入浅出地讲解了魏 启后先生的艺术成就和在当代的地位,高度评价了魏老的为人和为艺。


魏启后先生诞辰95周年之际,届时魏启后展览馆将与山东广播电视台联合推出大 型艺术纪录片:《当代大家魏启后》将由全国知名学者担任顾问,山东广 播电视台收藏天下频道集合精英力量,联合魏启后展览馆拍摄、制作。摄制组将在北京、济南等多地取景,并采访北京、上海 及山东省内知名学者、书画艺术家,力求 全面、立体、完整地呈现魏启后先生的艺 术人生。


刘正成先生在采访最后表示:我觉得现在魏启后先生九十五年诞辰,我们山东文化界、书法界来纪念他,这是一个好事。魏启后不仅是我们山东的一个人物,山东的有影响的书法家,也是我们当代国家重要的书法家。所以你们办这个活动,不仅是有利于山东书法事业的发展,也有利于国家的。我想这个活动你们也是一种纯学术的,纪念魏老精神将会对书坛发生很好的反响。我们现在的书法家应该想一想,我们到九十五岁的时候有没有人纪念我们?我们的作品?像我们今天的人,我们在做自己的事,包括我们艺术创造能不能给历史增加一些新的意义,能不能为这个历史流传下去做为术一种思考。我作为魏老的忘年之交,也非常感谢你们。


魏启后是“破体书”这个特征的先行者

一个优秀的知识分子,不是看他有几本书,魏启后先生的学术,他的思想是验证他对一段事物的判断历程,他的处事态度,他的谈话的精神,也许他并没在意,但是那很重要,比你写了书还重要。  


破体书是二十世纪的一种书法的断代史的艺术特征。而这样的特征魏启后正好是这个特征的先行者,他就用汉简来改变了章草,很多书法家用汉简改成隶书。魏启后先生是用汉简改造了行书,这一点他是天下独一无二。他破除这个实地的潮流,这个潮流中的佼佼者,所以形成了魏启后的书法,具有今天这一个地位。



记者:据我们所知,他很少像您写了这么多书法理论方面的东西,他是书而不作,您怎么看待他这种书家,就是这种现象?


刘正成:魏启后先生生活的时代和个人经历是有关系的,要我们做学术,那是一种职业,解放后过了这么几十年,在五六十年代书法并不受到重视。他是辅仁大学毕业的大学生,他是搞金融工作,他的职业没让他去做书法学术研究。我相信如果让他做书法学术研究,他肯定是个优秀的学者。因为我们这几十年沧海桑田,人的变化多大。我认识你们山东另外一个大家季羡林先生,他亲口跟我说了,他说我主要的著作就是八十岁以后才写出来,他八十岁以前没有多少字的著作。他的《糖史》、他的《牛棚杂记》都是在文革以后,他八十岁以后才写的。所以我们要从他的生活环境去看他。

季羡林著作:糖史

季羡林著作:牛棚杂忆

山东还有蒲松龄,蒲松龄四次科举,考举人都没考上。他就是去专记鬼故事,就是《聊斋志异》。《聊斋志异》在当年算不上什么东西,它不是科举上认可的著作,它不就是鬼话连篇吗?但是这使他成了一个伟大的文学家。

蒲松龄:聊斋志异

魏启后先生的学术,他的思想是验证他对一段事物的判断历程,他的处事态度,他的谈话的精神,也许他并没在意,但是那很重要,比你写了书还重要。我们现在一书,说句实话废纸一堆,有什么可读性,不读还好,读了还坏。也许一本书比不上魏老的一句话,他的生活经验在他的谈吐中间,他的艺术判断能力,他对是非的评价标准,就能体现出来。所以我们对一个人,知识分子的判断,不能仅仅是像考博士,有几篇文章,有几本书,那些都是从他们抄下来的,第二个是下载来。而魏老的东西是经过他的消化,嘻笑怒骂皆成文章,所以我们要这样去看待一个优秀的知识分子,不是看他有几本书。


记者:二十世纪的书法应该说是和明清以来是完全不同,尤其是毛主席所提的百花齐放,推陈出新之后,包括以前民国的,像于右任、沈尹默、郑孝胥、以及后来的当代书法发展,可以说真的是百花齐放。魏先生当然也是在受大师们影响走过来的,他对二王的一种更深的提升。您能不能评价一下魏先生的书法艺术在整个二十世纪的书法面貌上,他应该是什么样的一个最终的价值取向?


刘正成:二十世纪成出现了王国维、康有为、罗振玉、陈寅恪这些学术人物,就因为得益于新的出土资料。也就是说我们举个例,中国学术发展从秦代以后的第一个高潮是西汉,西汉经学的发展。就因为在山东曲阜的孔笛或孔笛的古文尚书,秦始皇焚书坑儒,古书都没有了,福生传经,口述出来的。同样出土这些资料以后,像孔融、经学大家董仲舒。然后到西晋,汉简里边记载了《左传》有一个竹书纪年,这个汉简记录才知道中国历史纪年,最后西周共和元年,公元前841年才有它的年表,从这以后就没有新的出土发现,一直到二十世纪。二十世纪发现了甲骨文,原来篆书是这样写的,以前我们写篆书就是写泰山刻石小篆,一直到小篆,如果没有这些文物资料的出土,没人知道在商周时期篆书是这样写的。

礼器碑              

我们随着汉简的发现,隶书不仅仅是像《曹全碑》、《礼器碑》这样写的,还有在这个五百年纪元过程中间,书法从古隶到今隶的发展过程,所以得了个新的资料,对传统书法进行了改变。甲骨文出土改变了篆书的书写模式,汉简的出土改变了隶书书写模式,甚至改变了草书和行书的书写模式。魏启后先生把汉简运用在他的行书中间,所以他的行书像米芾又不像米芾。我们把古代的作品应用在传统资料改变上,是二十世纪是一个重要的书法的断代史特征,我把它称为破体书。我们古代写书法,真草隶篆体裁是非常严格的界限的。特别是科举考试,你的字是不能破体的,就是抄写楷书。如果你的卷子里面有两三个字,楷书用了行书的笔法以后,你的卷子就废掉了。而我们因为出土了大量在隶书发展过程中新的资料,这个体不是东汉末年这种《史晨碑》、《礼器碑》这种标准书体,而是在历练过程中间,书法发展过程中间,用不同的书写体式,就是使它的书体的分类发生了变化。我们今天写隶书的人也用了篆书的方法,用了隶书的结构、篆书的笔法。我写行书这里边也用了章草的笔法。所以破体书是二十世纪的一种书法的断代史的艺术特征。而这样的特征魏启后正好是这个特征的先行者,他就用汉简来改变了章草,很多书法家用汉简改成隶书。魏启后先生是用汉简改造了行书,这一点他是天下独一无二。他破除这个实地的潮流,这个潮流中的佼佼者,所以形成了魏启后的书法,具有今天这一个地位。


记者:刘老师,魏老的号称晋元斋主,大家都知道他崇尚两晋时期魏晋元明朝这种人的风度,当然他的书法也不随流弊,他只追两汉以前,东西两晋的东西。他的绘画比较崇尚原代人的画意,的一些经典作品。你对他绘画能不能谈谈你的看法?


刘正成:我刚才说魏老就像活神仙一样,所以他嘻笑怒骂皆是文章,谈笑风生针砭时弊,不随人云亦云,这是魏晋的风度。而魏晋时期书法获得主体,我刚才讲的书法创作主体价值。那么当时的文章也是为了这样文学的创作主体价值,竹林七贤,像这些人物。他在我们现在思想史的时候就是人文价值观念出现,或者主体意识的出现。那个时候我们的文学理论、我们的绘画理论、书画理论得到很大的发展,就是创作主体的意识凸显出来了。对魏晋时候他藐视权贵、藐视金钱,崇尚艺术的个性。元代的绘画也是这样,元代一大批知识分子因为在元代蒙古族的统治下,所以南方的人物得到很好的发展,所以大批人物他们聚集在江南,主要在杭州这一代。赵孟頫这批人他们是用文艺来表现他们个人的民族感情、民族的义气。像鲜于抒这一大批人物,你看批评了赵孟頫出去当官,你是宋代宗室,你去元代称臣。元代那些知识分子,他们的画也好,他们的书法也好,他们非常强调个人风格的体现。虽然他们也复古,书法家也去学二王,学二王他们真正能得到二王的精神,就是个人主体价值的体现。所以我们古代也称画是宋元,元代为什么重要呢?就是特殊环境中间知识分子的自我意识的觉醒,不屈服于当时的恶劣的统治环境,他们有自由的批判意识的表达。那么这种精神,它是通过文艺表现出来的。


魏老不是政治家,他也不谈政治,但是艺术上他是很高傲的,他有他自己的,不是说你说什么我就是。谈笑风生,你要他说的话,说一定他一句很玩笑的话就把你驳斥回去,很难得到的一种魏晋的风骨。所以说魏启后,我说他继承了了二王的精神,就是艺术家的艺术个性。很便宜就卖给大家了。不像现在的书法家到处去经营市场,我要卖多少钱一尺,到处去求宣传。他就呆在家里,他是非常具有个性的,这种人物在我们现在艺术家圈里面很难得以见到。


记者:您刚才一直提主体价值、主体意识,您觉得魏老,特别是他退休之后,他这种创作一直到他仙逝这么一段时间,您觉得是不是跟整个的社会变革,比如说思想解放也好,文艺复兴也好,是不是跟它是紧密相连的?


刘正成:那当然相连了,如果没有改革开放,魏启后这个人物就是很普通的,不会认为他是很伟大的书法家,。因为二十世纪的前面几十年,他就是中国传统文化很低落的时代。就像我那个时候八十年代调到北京来工作的时候,那时候参加全国书法评选,评选的时候,这个像颜真卿,这个像柳公权,这就是好的。如果按照这种观点来看的话,那么魏老的书法是不会入选入展的,所以说这个时代不仅改变了魏老的生活状态,改变他的精神状态,也改变了他的艺术生态环境,他们的字被认可了。那个卖的掉,人家买他的字,就说明这个时代对他的认可,没有这个时代就没有魏启后,因为大家不知道,开始没有这种没有这个意识。基于他个人像屈原一样不被大家认可了,最后沉到汨罗江里边去了。所以魏启后是得益于这个时代,也回馈了这个时代。他在山东存在也慢慢影响到很多书法家,开始并没有把他看成很不得了的人物。如果那样的话,整个书协主席就是他了,既然是书协主席,他也没当上,山东的书协主席他也没当上是吗?就是当了个理事,就逐渐认可了。慢慢地现在青年书法家都认为魏启后的字写的好,这就是发展的一个过程。而这个过程和这个时代紧密相连,我们这个时代,改革开放的时代有的是走在很前面,有的很保守。他就属于开拓者和进取者、革新者,只是他这个书法领域,我们健在的人可以说是都得益于这个时代。

魏启后用巨大创作数量延续他的艺术生命


记者:魏老有才、悟性高,他的书法创作量也非常大。我听说他一晚上就能写一刀纸,你怎么看魏老的的大器晚成、厚积薄发,你怎么看待这一点?


刘正成:魏老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他知道一个艺术家的作品传世依靠大量的数量承担。你看我们现在看到智永他就把王羲之的字集成千字文,写了八百本,分散全国各地的寺院,到今天来看留下几本呢?留了一本是吧?所以说他知道古代的书法作品要流传下去必须靠数量,如果数量少了以后,它就传不下去。他很聪明的,他有前车之鉴,我用巨大数量延续他的艺术生命。所以他不在乎卖的便宜,他不去跟你计较,我的字比你写的好,比你主席写的好,我还卖的比你便宜,主席就很恼火。他知道一方面他的字能卖钱,已经够他生活了,给他儿子钱也够用。巨大的数量让它分散到民间,慢慢地传下去。至于他的作品传五十年、一百年,当然无所谓了,传五百年以后怎么样?传一千年以后还有没有?到了王羲之我们一千多年,到现在一张他的原作都没有了,都是明末制作的。所以他是绝顶聪明的人,他延续了他的艺术生命是用这个办法的,我认为是这样。


记者:刘老师,您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刘正成:我觉得现在魏启后先生九十五年诞辰,我们山东文化界、书法界来纪念他,这是一个好事。魏启后不仅是我们山东的一个人物,山东的有影响的书法家,也是我们当代国家重要的书法家。所以你们办这个活动,不仅是有利于山东书法事业的发展,也有利于国家的。我想这个活动你们也是一种纯学术的,纪念魏老精神将会对书坛发生很好的反响。我们现在的书法家应该想一想,我们到九十五岁的时候有没有人纪念我们?我们的作品?像我们今天的人,我们在做自己的事,包括我们艺术创造能不能给历史增加一些新的意义,能不能为这个历史流传下去做为术一种思考。我作为魏老的忘年之交,也非常感谢你们。


记者:谢谢刘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