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当大家魏启后》刘正成先生专访实录(上)
内容简介

书法在线 (侯勇根据录音整理) 7月30日下午,山东电视台记者马成、 王千巽以及魏启后先生展览馆李德生馆长一行来到此次活动拍摄的第一站北京刘正成寓所采访拍摄,刘正成先生非常愉快地接受了采访。 采访期间,刘正成从书法史和当代书法 的发展现状等角度,深入浅出地讲解了魏 启后先生的艺术成就和在当代的地位,高度评价了魏老的为人和为艺。


魏启后先生诞辰95周年之际,魏启后展览馆将与山东广播电视台联合推出大 型艺术纪录片:《当代大家魏启后》将由全国知名学者担任顾问,山东广 播电视台收藏天下频道集合精英力量,联合魏启后展览馆拍摄、制作。摄制组将在北京、济南等多地取景,并采访北京、上海 及山东省内知名学者、书画艺术家,力求 全面、立体、完整地呈现魏启后先生的艺 术人生。


刘正成先生在采访最后表示:我觉得现在魏启后先生九十五年诞辰,我们山东文化界、书法界来纪念他,这是一个好事。魏启后不仅是我们山东的一个人物,山东的有影响的书法家,也是我们当代国家重要的书法家。所以你们办这个活动,不仅是有利于山东书法事业的发展,也有利于国家的。我想这个活动你们也是一种纯学术的,纪念魏老精神将会对书坛发生很好的反响。我们现在的书法家应该想一想,我们到九十五岁的时候有没有人纪念我们?我们的作品?像我们今天的人,我们在做自己的事,包括我们艺术创造能不能给历史增加一些新的意义,能不能为这个历史流传下去做为术一种思考。我作为魏老的忘年之交,也非常感谢你们。


魏启后先生书法神交米芾

当代书法,米芾以后很多写米芾的书法家,形交米芾的多,而神交者少


记者:刘老师您一共采访过魏老几次?

刘正成:我就给魏老做过两次(访谈),也不是采访,是跟他就一些重要的书法问题进行对话。


记者:您可能跟魏老接触过一些时间,您用一句话或者两句话,您简单地概括一下魏老这个人。

刘正成:魏老我认识他的话快三十年了,三十年这么长。我觉得他是书法家、是个活神仙,人非常潇洒、非常幽默,对什么事情都有非常通达的见解,很高的智慧。他的书法像他人一样——仙风道骨,我觉得他是中国书坛难得的一个人物。


记者:我看过一篇文章,有一篇文章里边您讲到他的书法,就是神交米芾,按您的理解,包括您跟他对话之后。您觉得,按照您的意思,他的书法和艺术的这种神交米芾是怎么样的一个状况?


刘正成:我谈到“神交米芾就”是说米芾书法它是可以传神的。那么为什么提到魏老的“神交”呢?我们知道,当代书法,米芾以后很多写米的书法家,形交米芾者多,而神交者少。米芾以后,如果谈一谈神交米芾的有几个人?像明代的董其昌、王铎,都算是神交米芾。魏老把米芾的精神把握得非常透,米芾的气质、豪迈的风神都有提升;但是他字的形体上又不像米芾。现在我们当代青年书坛,写米芾的人特别多。因为米芾是行书,是一种自由的书写。魏老是真正传达了这种东西。我们现在看的米芾的墨迹可以跟二王的作品乱真,比如说王羲之的《大道帖》,等等很多帖;有的全部是米芾的一种临本,《大道帖》就是。

大道帖

米芾在的时候,就有传说他把“二王”的作品临了以后,把自己临的卖出去,就说明他得到了二王的精髓。所以宋代以后学习米芾的人有很多,当代书法也是这样的,学习米芾的很多。但是都是学习他的形质,而没得到神彩。我说魏启后先生他是神交米芾,他得到了米芾的那种潇洒出尘的那种精神,对米芾又进行一定书法形式的改变。他学习了汉简,汉简有隶书,甚至章草,让这个书法得到一种空灵的感觉。所以他用汉简掺入了米芾的形质里边,所以他得到米芾的精神。但是他又不同于米芾,所以我说他“神交”而非“形交”。他的书法脱胎于米芾,但是与米芾不一样。我认为这是学习米芾和继承米芾的一种最好的方式。如果他写的跟米芾完全一样,就是米芾的书法,而不是魏启后书法,也就不是这种学习继承和开拓者。所以我谈到“神交米芾”是这样理解的。


魏启后先生是真正有书法创造贡献的一个书法家

米芾是二王的一种活的体现和传承,魏启后吸收了米芾、吸收了二王、吸收了汉简、隋唐写经,他又得到了更广阔的基础上,知识的结构上,他才获得成功。


记者:从二王谈到了汉简,就是二王的这种体系,实际上很多人都这么理解,包括您也是这么认为,魏老还是从二王当中来,从二王一个体系来。您怎么看待魏老对二王的继承?很多人学米芾,或者当代学米芾学的很好的,或者是当代写米芾写出来的,您怎么理解他?因为米芾也是从二王过来,您怎么看待魏老在二王体系当中的学习?怎么看待这个?


刘正成:二王的精髓,他就是东晋时代奠定的文人书法的一个闲技。在东晋以前,二王以前,书法家创作作品的身份并不突出。从二王开始,他写《兰亭序》,首先书法家在作品中间很重要,古代作品比方说《史晨碑》、《曹全碑》,没有记得谁写,谁写不重要。东晋王羲之之后,创作主体的人格、精神、文学的表达,在书法里面起了很重要的作用。书法的文人化,它是一种文人的书法表达,这个是二王书法的精神,而不是他的某种点划形态。从二王以后,历代书法家就通过书法作品来进行他的艺术表达,表达他的人格、表达他的学识、表达他的审美理想的作品。你连他在写什么不一样,写个什么东西,从甲骨文,从商周的青铜器,这个东西上面的刻字。作品跟作者没有多大的关系,从这个时候开始,王羲之开始,作品和他个人创作联系起来。古人论书,兼论其平生。就是人和作品能够联系起来,二王给我们建立起来的重要的传承,而不仅仅是他的一点一划。

史晨碑

曹全碑


他这个传统在唐代颜真卿和宋代米芾、苏东坡,他们就像王羲之一样,他在书写作品中间含有文化批判价值观,他有诗人的表达,这个时候的书法作品,我们一千多年的这样一个传统。所以我说魏启后先生他和二王精神相近,他的作品表达他自己的人格,有他的个性化,不是仅仅讲法,而是讲他的意。从魏启后先生的书法来看,他不是像一般人得二王字的形体,而是他的精神。为什么我说颜真卿是二王的重要继承者?颜真卿写字和二王的外形是不一样的,他没有像赵孟頫这样写。但是颜真卿、米芾、苏东坡作品的最大特点就是他很有书卷气,他这种书写方法能够表达他个人的风格,他作者的心情。而不是像我们现在造型书法,就是讲结构、讲结束,把那个字画到纸上去,所有的精神专注在了自己结构的变化上去了,而不体现自己的精神。


我刚刚说魏老像活神仙一样很有幽默感,他的书法作品,他就是人如其文。我们现在一般学二王的,他就没有这种把人的精神体现出来的。王羲之东床坦腹,潇洒出神,藐视一般权贵,一般的社会价值观。他的《兰亭序》表现的非常充分的,他那种自由书写、高傲无群的这种个性就表达出来,他的潇洒出神。他的字很细细表现出来,而不像一般人玩弄笔墨技巧。当然技巧有招,应该学习米芾的方法。而米芾是二王的一种活的体现和传承,我觉得这个从王羲之以来的中国文人书法一脉相承的传统在魏启后书法中间体现的非常明显。而我们今天看我们千千万万的书法,所谓书法家的书法无非就写二王点划。很少有人能把他的字的个性和人联系起来,很多书法摆在一块,你根本不知道谁写的。而魏老的字一看,他就很明显,拿出他的作品一看,这就是魏启后的字。而且你假他的字也不太好假,假的也不像。就是因为他几十年形成的书写的态度和书写用的技巧和他那种心性表达的随意,不是着于笔墨的经营上面去。我认为这是二王真正精神传承者,不是只看字形。


记者:您刚才提到二王,提到简书,他把汉简的用笔,汉简的用笔,然后又把它放到行草书里面。您曾经在文章中也说,叫意会简牍有其新,您怎么看待,因为很多人都认为,您刚才也说了魏启后先生个性的东西可能有什么新的东西,您怎么看待他的这种新,或者他那种个性融进简牍的东西?


刘正成:他的新就是推陈出新,他从传承中间继承下来,而融入他自己的个性,不是照猫画虎,现在我们写汉简的人一写就像汉简写经那种味道出来了。而他可以说充分的吸取了它的重要的元素,进入他的书法中间。你说他像米芾,并不完全像米芾。你说他写汉简,他又不像是汉简那种隶书的东西,他把它很好地融入在他的行书创作中间。他有米芾的基因,又有汉简的元素构成他自己魏启后,只有这样有机结合起来的书法家,他的作品才具有他的个性。否则的话,你现在要临一下二王,临一下米芾,临一下汉简的人,那大有人在。随便在你们山东拉出一千个人,都会临的很像。但是他们铺陈开来融入自己的血肉,这种人就很少。就像我们读一首唐诗,哎呦,你这个诗里面有一点杜甫的味道,也有一点李白的味道,但是他不是杜甫,也不是李白。就是他把古代的东西,把最优秀的东西吸收进来,经过自己的消化、改造、重组,然后创造一种新的风格,这是魏启后所做的。


今天有很多人写米芾,也有很多人写汉简,就不能像魏启后这样,完全对汉简和米芾的一种改造和重组,成为他自己的艺术风格的明鉴,然后进行艺术表达。所以我成他是神交米芾,意会汉简。这样的话,他的精华很好的在过程中间,时代的一种新的创作。在中间有旧的影子,但是主体他是一种新的艺术。


记者:关于魏老的书法艺术,因为他以前的可能少一点,都是现在的作品,反正我们见到的大部分作品是2000以后,或者是改革开放以后的作品多一点。特别是2000年之后的作品是大量的,您跟魏老交往是这个时期。您怎么看待2000年以后他的作品的形式,比如说行草书很怪,您怎么从审美的角度去看待他的书法?


刘正成:我们二十世纪书法的特点就是因为发现了简牍,发现了隋唐写经,甚至发现了藏文,为当代书法家提供了很多新的借鉴的材料。出土资料到了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大批量出土,从这一点上说,魏老眼界打的更开了。如果说他七十年代、八十年代,他所看到的东西还要少一些。九十年代以后东西越来越多,他的眼界扩张。而且九十年代以后这个时代是一个书法思想非常活跃的,创作状态也是非常活跃的时代环境,促使他的创作变化很大。我当时主编《中国书法》杂志,我记得出了魏启后的专题介绍,我约他做了个访谈,就是谈话,对他的书法比较推崇。我觉得作为一个书法家来说一定程度对他社会的认可,增加了他的自信,所以他这个时候做书更加游刃有余。所以他在九十年代中后期,或者说新世纪这个时期,他的书法得到更大的自信,所以他的创作得到更多的丰富。苏东坡说了书出无意于佳而佳,从他的字有很多,他不是写字去应付展览,怕人家说他写的不好。这个是他自然放松状态中间,他的字反而更好。所以说王羲之的书末年乃妙,虽然他(魏启后)到了很大年龄,八十多岁,他的字越写越好。他也有一部分应酬之作,但是他的一些得意之作,他的水平都是跟高。


记者:刘老师,我问几个问题,在这个基础上,魏老除了他会学习精华之外,您能不能谈谈魏老艺术上的自由对他的书法艺术的印象,您能不能谈谈这一点?


刘正成:我刚才谈到米芾,他对古代资源的吸收,他吸收了米芾、吸收了二王、吸收了汉简、隋唐写经,他又得到了更广阔的基础上,知识的结构上,他才获得这个。如果他独取一家,他就不能够吸收,正因为他广阔的眼界,而且对当代书法的发展百花齐放的状况下,他找到他自己的位置,所以他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就游刃有余了,能够获得他的新的自由。这种自由是建立在大量的知识、广阔的知识结构基础说,他的选择性的得到充分自由。他的艺术选择的眼光,他的艺术选择的技法、标准,他都能够随心所欲了。随心所欲,怎么写都可以了。


记者:刘老师,魏先生应该说是给我们山东的整个书法界,尤其年轻人写书法的创作思路,可以说改变整个书坛的风气。他学习的这种思路,对新出土的汉简和隋唐写经的东西有完全相同,很多人的心理好像还没有能够欣赏新出土的东西,他已经把这个东西驾驭的非常好了。您能不能谈谈这一点,围绕对当代书坛的学习创作的影响?


刘正成:围绕着这一方面吸收古代新的出土资料,魏启后先生在1980年代的时候,他的书法并不很特别,到了1990年代渐渐被人们认识到,他写米芾的不是像米芾,汉简他又不是写汉简,这些正是对古代吸收代表着时代的这种风格,所以他是具有断代史特征,他走在了时代风气之先。他在山东书协也就是一个副主席,他的一生最高的职位就是中国书协理事,你们山东书法家比他名位高的大有人在。中国书协副主席、主席他也没当过。他的名实不相符就是因为当时社会不认识他的价值所在,所以虽然他已经去世了,我们还纪念他呢?有的书家当时很红,过了以后没人记得他了。那就是说纪念他也是,不过从他的人事环节纪念他,而不是他的书法。特别是我们当代书法家很多,他在世的时候或者在位的时候书法作品卖的很贵。他不在位了或者是不在世了,作品价格反而跌下去了,为什么呢?说明他艺术本身的生命力他是缺乏的。而魏启后先生,他在世的时候,他的字卖的并不贵,在山东,甚至全国也不高,但是他去世了以后,他的作品价格疯涨,就说明他的艺术生命力是很强的。他不是一种在社会上像浮萍一样漂过的书法家,真正有书法创造贡献的一个书法家。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