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纪念魏老95诞辰|于剑波:问道晋元斋
内容简介

【编者

   在《纪念魏启后先生诞辰95周年系列活动预告》发出后第二天,就有来自全国各地及山东省内书画艺术界来电、来函(电子邮件)、短信、微信询问有关事宜,文艺界有关领导也通过各种方式关注此事,对魏老展览馆所作的工作表示肯定,并表示将全力支持魏老展览馆举办此次活动。

   于剑波等先生第一时间作文;本平台将陆续公开发布,感谢各位的热情支持与关注,并邀请诸位热忱参与纪念魏老诞辰95周年的系列活动。


(以下于剑波文章)

………………………………………………

问道晋元斋

——怀念魏公启后先生

今年是魏老启后先生诞辰九十五华诞,魏启后先生展览馆倡导举办“纪念魏启后先生诞辰95周年系列活动”。这正是很好的表达对先生怀念之情的平台。

由于遗传基因,我体长善走,从青少年时期便从事体育运动,直到1987年于山东省体育运动学院留校,重新开始临习欧阳询《九成宫》,几乎天天临帖,也是从那个时期养成了早起读书的习惯,凌晨4点起床读书,有点囫囵吞枣式的闭门读书。而我真正书法入门还是认识魏启后先生之后。

从魏老那里,我慢慢地理解书法。

魏老的艺术人生,让我感悟到人生艺术,让我看到自己该干点什么,该舍弃什么!所以除了书法,其它的我已不太关心!书法成了我的精神支柱,艺术成了生活,生活变得充实。

魏启后先生题跋


我第一次拜访魏老是大约在1990年,是魏老的小学同学,我原单位的一位姚老师带我到魏老家的。姚老感觉我尚是可“造”之才,就把我引荐给魏老。那时魏老住在经一路(火车站南门对面),先生的书房在北面,很拥挤,除了一排书橱、一个书画案子,还有几把折叠椅子,来的客人都站在那里看魏老写字,那时都是现场写,从十点到十二点半,能写很多,写得也快,我第一次感觉书法原来这么享受!而我当时写的所谓作品也不过是欧阳询《九成宫》的集字而已,丝毫感受不到那种轻松与快乐!等到我时,我很不好意思拿自己的所谓作品,旁边的姚老说:剑波拿出你的作品让魏老看看。我当时心里很忐忑,也不知魏老说了什么,只记得说过“我也很喜欢欧体,我原来也写欧,我有个想法,如何把欧字写大了。临帖要写原大,放大就是创作了。你可以再写他的《皇甫诞碑》,这个比较自然,《九成宫》是奉敕而书,就有点描眉画眼。打个比方,国家领导人出席会议时的衣着、举止很严谨!动作、语言都是事先设计的。如果在家里,与家人在一起,会是什么样?随意了,放松了,这两块碑的差别就在这里。你也不能只写楷书,可以写他的行书三帖,即《卜商帖》、《梦奠帖》、《张翰帖》对写楷书有帮助。同时还可以上追二王。”这些话让我明白了很多书法上的道理,让我终生难忘,也让我感觉到魏老是最理想的老师,尽管魏老从来也不承认自己有学生,但“老师”无须“形式”,是心仪。

他的艺术观、人生观启迪了我“观”艺术、“观”人生的方法论。

魏老的艺术观的核心就是玩儿,“玩”的是心态,并非是“方法”。

玩儿就是游戏,找快乐!魏老基本属于乐天派,说得雅一点是“振迅天真”,说得俗一些就是“任性”,任性的本质就是任性。魏老生来就是个风趣、幽默的人,听他说话、看他写字、画画,绝对寂寞不了!钱锺书先生说过:“真正幽默的人能笑,我们跟着他笑;假充幽默的小花脸可笑,我们对着他笑。”真正幽默地人并没想让你笑,而是他不经意的,而小丑是“逼”着你笑,是有意的。魏老的智慧就在这“谈笑间”,我们都会心地跟着笑。我结婚时请魏老画的画,这是我存的唯一的一幅老人家的画,距今已经快二十年了,而历历在目,魏老边画边说,我得把这两个鸟画得时髦一点,画到鸟爪时说:“现在都时兴高跟鞋,就给画个高跟儿。”笑声一片。

魏老从不把书法当成什么大事业,把它当成事业就不好玩了,就是喜欢,“任性所为”。他曾这样写道:“我之所以毕生没有丢下书画,完全是由于我从来没有把它当作事业,只是业余娱乐而已。所以在从事绘画理论的探索和技法练习上从来是人性所为的。对待名家指导的态度上从来是自取所需。合则流,不合则去。我不乐意接受的东西不等于反对;我所乐意接受的东西,不等于全部接受。我一生学习书画从来不急于求成,所以也不存在失败的问题。”他的观点与他的“抽烟论”是一致的,喜欢抽烟并不一定全部接受,“合则流,不合则去”,以我为主,以人为本,很简单,但又很难做到。


魏启后先生为于剑波书


魏老受陈垣(励耘)、启功(元白)二位先生的影响,推崇师法“墨迹”,而最早的墨迹之一应该是简书了,魏老取法简书,这也应该是一个原因。魏老以简书笔法写草书、写汉碑、写唐楷。在草书中先生尤其推重阁帖,又以二王为宗,他取斋号为“晋元斋”就是源于特别喜欢魏晋书法与元代绘画。有人说他的书法成就在“米”,在我看来,并非如此,而是“二王”,他经常说与古人“作同学”,米芾就成了大师兄了,还有董其昌师兄。绘画中也有很多人说主要受八大的影响,其实这话也不准确,最让他佩服的是元代的倪瓒(云林)、陈居中、赵子昂等,当然八大也是形成“魏”家风范的好师兄。

有人说魏老有大智慧,从魏老那里处处都会感悟到智慧。我认为这是“一通百通”,重要的是“一通”,没有这一通,谈不上“百通”。魏老曾经说过,我干别的事都哆嗦,唯独拿起笔来就不哆嗦。这既是自嘲,也是自信。魏老在给我的小楷册页《庄子·山木》题跋中直言不讳地写道:“东坡云:凡世之所贵必贵其难,……东坡此说每为世人传述,而实能做到者鲜矣!观修亭之作,大小各体之书每与东坡此说正合,由此可知,刻意学习而终非其人,则绝无实效。刻苦、成功之间确有不可逾越之鸿沟,有志必成之说只是鼓励劝学之说耳!”这是魏老的真心话。我相信这也是魏老的自信!

“一个为书法而生的人”!



【作者简介】

于剑波,署名修亭,别署笃斋、风斯在下居、立石草堂。山东莒县人,济南大学文化中心主任。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青年联合会常委、文化艺术界别副主任,山东省书法家协会理事,山东省青年书法家协会主席

2000年荣获“济南文艺奖金奖”;2008年被评为山东省首届优秀青年艺术家称号;2010年在法国布列塔尼雷恩市举办齐鲁风书法作品展。2011年至2013年被《东方艺术·书法》提名全国青年书法二十家。出版专著《修亭心迹》;主编《中国书法教程》,其中编著《中国书法教程·楷书卷》;专著《草书集字东坡词》;编著《唐欧阳询九成宫醴泉铭》、《唐欧阳询皇甫诞碑》、《唐虞世南孔子庙堂碑》、《唐褚遂良孟法师碑》等。